正在阅读:【城记】修水野史秘闻周期雍(续)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本站原创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城记】修水野史秘闻周期雍(续)

转载 何逸凡2019/08/28 09:13:53 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修水同城网 58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野史秘闻周期雍(续)


文/陈奠华


滔滔东涌溪河水
款款留痕黄土湾
明代期雍官太尉
秘闻稗史烙人间



(四)
同窗斗志仰肚晒书
赶考遇险塌桥落水


周期雍勤奋苦读十几年,明正德三年(1508)春赴京过考求取功名。他学习成绩优异,深得先生喜爱。就因这个原因让隔河对岸东山的一梁姓财主产生妒忌。因为这财主有俩个儿子与期雍同在先生窗下读书,大的叫梁栋,次的叫梁才。每次考试总是差期雍哪么一点点。当时在西港是梁周二姓的天下,古言说:“一山不藏二虎”这梁财主家缠万贯,有两个儿也饱读诗书很有才华,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况他俩个儿子也是当地有名的才子,但在学校总是要逊色于周期雍一筹,心中甚是不服气,有时反认为是先生偏心,对他的儿子留了一手。于是他便想方设法去暗算和奚落打击期雍。这一年,他们三人都是赴考对象,为了显业一下家里的诗书实力和装点脸面,梁财主便大张旗鼓在家里用晒谷地基晒起藏书来。一方面为自己两个儿子赴考壮胆,二来也显摆一下他家的实力来挫挫周期雍的锐气。



周期雍知道后,心里晓得梁财主是冲自已而来的,也便故意跑到梁家去凑热闹,当晒场里站满了围观的人时,周期雍躺到晒书的地基里仰着肚子晒起肚皮来。梁家见期雍如此举动,心里甚是不解,忙上前问道:“你这是在干么?”期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你们在晒书,我也顺便晒晒肚子,因为我书全装在肚子里去了,不用时也怕发霉掉”,期雍这一举动把梁栋、梁财兄弟俩讽嘲得哭笑不得,围观的人捧腹大笑起来。



周期雍晒肚子的事一下子传遍一河两岸,差一点搞得梁财主下不了台阶,心理更是妒嫉周期雍起来了。因为今年儿子与期雍同是京试的考生,心里总是怕周期雍赶考成绩超过他两个儿子。于是,这梁家兄弟俩便想方设法去延误期雍的赶考时间。
通过派人打探,摸清期雍上路赶考时间。便在周期雍进京赴考必须要经过的东山河桥上做下手脚。东山河约有三十丈宽,河水倒不深,但因落差大,水流湍急的,河面上有一座木搭的桥供两岸人过往。头天晚上,梁家悄悄派人将木桥的“搭头”拉开,只连接上一点点,人若一踩上去桥板就会倒塌,人随之就会落水。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周期雍第一个先从桥上而过,一脚踩上去,咕咚一声,人掉到河里去了。幸喜河水不深,期雍又熟水性,故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人成了“落汤鸡”湿透了顶。期雍感觉不是好兆头,只得返回家中再择吉日启程。母亲刘夫人见儿子这般模样而回,忙问是什么情况?期雍道出缘由,刘氏不但不生气,反安慰儿子说:“儿啊,这是好兆头,常言说:‘拆要旧桥过新桥,脱下兰衫换紫袍’这不正是我们所期待的吗?我们明天再去不迟”。这正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五)

遇裸妇书生再回头

伏磨睡黄龙护其身



梁家兄弟兄拆桥没有害倒期雍,一计不成便生二计。这一次他们花一两银子雇来一个老妇乞丐,并让她第二天天未亮就裸体坐到周期雍必经之路东山木桥上去。这一切,期雍不知不晓地钻在梁家兄弟的算计中,第二天,周期雍一大早就顺利通过了木桥。可是,刚一上对岸桥头,见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老妇乞丐,如且双腿撇开把女人的阴部暴露无遗地展现在眼前,期雍羞得满脸通红,不忍再看一眼,忙转身打道回家。母亲刘氏又见儿子怒气冲冲回家,忙问其故?期雍叹口气说:今年恐怕赶考不成了,今天又遇到一个更倒霉的事,并将所见说与母亲听。聪明的刘氏赶紧拉儿坐下,开导说:“儿啊!怎说这丧气话,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兆头,你只需去洗个澡,换身新衣服就行,明天照常赶考去,包你一考就中,儿啊!你不知道吧,因为这里是‘一扇红门大敝开,文武百官此处来’的圣地。”听了母亲如此一说,期雍心里的倒霉阴影一下云开雾散了,第三天,期雍又精神抖擞地奔赴在赶考路上。
期雍因遇不好兆头误了二天行程,第三天,便更早早启程进京赶考,这一次顺利地通过了东山,可刚出村迎面又遇上一农夫手牵着牛,肩扛着一乘耙。在当地“耙”和“罢”同音,即见“耙”就是“罢”,周期雍知道其中奥妙,是有人别有用心阻止他去赴考。他驻足三思后,决定这一次再不能回去了,一是耽误了二天行程,二是古言说“事不过三”,今天是第三次了,我过了这三关想必前面该是一帆风顺的。反过来说,别人把田耙好了,只等我去种,那不更好吗?想到这,期雍豁然开朗,只是生怕廷延误了考期,于是提起精神,加快脚步往京城而去。
期雍遭遇梁家兄弟三次提弄后,昼夜兼程,终于在开考的前一天赶到京城,到处一打听,是明天晨时入场开考。疲惫不堪的他第一件事就是在近考场的地方找个旅店落脚下来,于是,他不顾疲劳到处去找旅店,可是找了几家就以客满为由拒绝了他。他哪里知道,梁家兄弟是乘马进京的,他们前两天就到了京城,兄弟俩不住下来好好温习功课,倒是骑着在京城到处打听周期雍来了没有。并在考场周围旅店用钱收买店家并一一交待有一个小偷,长得怎样怎的,叫店主千万别让他住进来。周期雍前脚刚踏进京城,后脚就让梁家俩兄弟跟踪过来了,每当他要去进店询问时,梁家俩兄弟就跑在前面交待店主去了。可怜的周期雍倒是被蒙在鼓里,只是埋怨自已运气不好,老是走霉运。
天渐渐黑了下来,心急的期雍加快脚步拚命地寻找旅店,正当他一筹莫展时,看到前面还有一旅店未进去问,走近一看,只见招牌上写着“慎氏旅馆”,周期雍忙上前和店老板打招呼,并说自已是一赶考书生,因耽误了行程今天才赶到,前面的店都已客满,不知贵店能否再住一人?慎老板是个正直善良的人,虽然梁家兄弟有所打过招呼,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判定眼前这书生不像是个小偷,但得了梁家兄弟之前的金钱收买,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况眼前这位也是初次见面,“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还是防备一下为好。就这样,尽管周期雍好话说了一大担,还是被慎老板拒之于门外。疲倦不堪的期雍心里猜到了有人在背后使了坏,再问下去也是徒劳,但见店家门外有一石磨在那,便倒在上面睡了起来。半夜时分,店老板打开铺门看哪书生走了没有?这一看不打紧,差点把慎老板吓死,只见伏在石磨上的书生正酣然入睡,一条黄龙缠在石磨上护住他的身体,



当慎老板眨眼之后,眼前却只是一个书生伏在哪里,有着见识的慎老板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了,心里想,这书生定有神灵保护,今后一定会有发旺。于是他壮着胆子走近期雍,把他从睡梦中推醒。请他进店里去,并再三赔个不是。看到店老板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招呼自已,他莫明其妙的跟老板进了店,谢过老板后,周期雍在店老板安排的客房内美美地睡上了一觉。第二天,周期雍把住宿钱塞给慎老板,可老板硬是不愿收下,手头不宽裕的他也只好作罢,期雍千恩万谢后,吃过早点,便匆匆赶赴考场而去。此时的考场人声鼎沸,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一个个为求功名翘首以待着。
经过一夜休息的期雍,在考场里精神饱满尽情发挥,所有题目一挥而就。三日后,榜单进士栏中周期雍的名字显然在目。此时的梁家俩兄弟因总是把心事放在使坏算计周期雍身上,在考场上心不在焉,故兄弟双双落榜。看到期雍中了进士兄弟俩无地自容,沮丧而去。这正是:“再三须慎意,第一莫欺心”。


(六) 

探亲巧遇村姑戏

赠扇不识黑块天



周期雍中进士后,得到了皇帝召见,并委任他为云南道监察御史。几年后的一个春天,周期雍衣锦还乡,有着传统道德文化修养的他,首先第一站就去溪口陈坊拜见外婆家的亲戚。这一天,期雍骑着一头棕色的大马,走在去陈坊泉塘的路上,只见到处青山翠绿,繁花似锦,到处放射着明媚的阳光,飞扬着悦耳的鸟叫虫鸣,飘荡着令人陶醉的香气心旷神怡。久居衙门的他,被家乡眼前这绿的的世界花的海洋陶醉,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由于多年未来外婆家,泉塘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时不知该走何路为好,正在迟疑中,迎面走来一位貌容姣丽的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其实这孩子是她的侄儿),便随口问道于她:“这位表嫂(地方方言的尊称)请问此地是泉塘吗?”岂料这姑娘见来人骑着马,想必是个读书人,为挫挫读书人锐气,试探一下他的学问便吟诗作答道:“脚踏泉塘问泉塘,出外之人眼又黄。我是人家闺门女,为何说我是奶娘?”并作娇嗔之态眼横他。期雍心想,外婆家这地方确实有人才,我问个路,姑娘都能以诗作答,真是了得。于是他也以诗作答道:“脚踏泉塘问泉塘,出外之人眼不黄。既是人家闺门女,为何手中抱儿郎。”姑娘以为自己的诗能难住这位骑马的人,听到期雍答后,知道眼前这位非寻常之辈,自知诗不如人的她,抱着小孩飞快离开了他,并急忙告诉家里外面有位骑马的人来了。家人出来一看,其呼期雍外甥来了,一个个手忙脚乱,引路的引路,牵马的牵马,前呼后拥把他迎接进来。刚跨进母舅家门槛,期雍见堂前神台上外公外婆的牌位在那,忙上前焚香顶烛跪拜一番才入室座下。从他们的交谈中这姑娘才知他是朝中三品官员周期雍,后悔不该“班门弄斧”卖弄“才能”吟诗戏言的。
期雍因小时在外婆家放牛被舅母戏说他是(鳞狸甲),此时的舅母心中总觉得有点难为情,深怕外甥记恨于她。这一次,舅母换了一个人的,伴在期雍身边,左一个好外甥,右一个好外甥的奉承着。期雍是个“宰相肚子里能撑船”的人,那会去记较这些呢?临别时,从身上拿出一把犀牛角骨的纸折扇送给母舅,扇上面有他亲手题写的诗句“记得泉塘绿水池,人人道我鳞狸甲。多多拜谢三舅母,如今行货正当时。”并叫母舅千万收藏好。



站在一旁的三舅母以为在朝为官的外甥定有珠宝相送,见只拿一把扇子作礼物,心里有点不高兴起来,暗想外甥如此抠门,一定是在记恨我过去对他刻薄的事情,待期雍离开后,气冲冲地把这把不值钱的扇子丢进了门前的池塘。
三年后,期雍再次来到母舅家,便问起所赠折扇是否保存完好?三舅母上前回答说:“我们不是秀才家,要它作甚。”期雍忙问现放在那里?舅母回答说:“丢进门前塘里了。”期雍叹了一口气说:“舅母不知,此物乃稀世之宝,叫‘避水珠’像这样的礼物你都嫌轻,真是黑了一块天”,于是便赶快叫人放水找扇。待水放干后,只见扇子还和以前一样的颜色静静躺在淤泥上,期雍忙亲自下塘把扇子拣起来,捧在手里过细检查,幸好没有半点被水浸坏的样子。但扇子拾起们那一刻,天空中突然乌云滚滚,一朵形似莲花的的黑云把池塘罩住着。后来,还是此塘水干时,就有这一征兆出现,直至现在还是一样。这正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未完待续)


审核: 何逸凡 | 编辑: 龚玲 | 作者:陈奠华


【城记】野史秘闻周期雍

【城记】喋血太平岭

【城记】修水李闯坪的故事

【城记】修水山口的一汪清渠


【城记】

| 发现修水身边的美 |

| 欢迎更多作者投稿 |

| 投稿微信:fflmcn |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