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城记】野史秘闻周期雍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本站原创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城记】野史秘闻周期雍

转载 何逸凡2019/08/28 09:14:26 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修水同城网 561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野史秘闻周期雍

文/陈奠华


滔滔东涌溪河水

款款留痕黄土湾
明代期雍官太尉
秘闻稗史烙人间



      在溪河边上一个叫大石口的地方,那里有一高耸的绝壁岩石山立在河边,象一位威武霸气的将军扼守在这里,保卫着一方平安,在山右侧,在一个叫黄土湾的山凹里有两块刻有《明资正夫夫刑部尚书周泉波公墓》和《周期雍封夫人车氏墓》文字的青石碑分别竖立在石龟背上,经过了四百多年的风雨侵蚀,仍静静地立在那里让人瞻仰,他就是明朝刑部尚书周期雍夫妻两人的墓地。



       在修水县志里人物目录中只这样记载:周期雍,籍贯西港,简况:进士、刑部尚书。载何典籍:《明史》、(人名)。只有这么简单的记载。但细查修水人物,官职显赫的自宋以来有丞相2名,尚书16名,正一品官3名,从一品1名,正二品5名,从二品4名,进士201名,其中明朝13名。有此可见,周期雍这个(进士+尚书)的人在明朝时期非一般人,更可说是修水县明朝时期杰出的人物。



       明朝尚书是掌天下官吏选授、封勋、考课之政令,以甄别人才,赞天子治。盖古冢宰之职,视五部为特重。侍郎为之贰。比如刑部尚书就是现如今的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首脑。可想这官职是修水过去与现代不可多见的职位。但由于人各有志,不可相提并论,周期雍为官只知勤政效忠于天子,却未留下个人诗文于后世传颂,这亦是现代人对于他不怎了解的原因,其实他也是个有传奇故事的人。



      周期雍,[公元1479年-1551年]派名汝和,别号泉坡。修水县西港镇湾台村人,明正德三年(1508)进士。历任云南、河南道监察御史,福建、河南按察佥事,浙江参议参政,湖广按察都御史,整饬苏州边备兼巡抚顺天等府。后升京师大理寺卿,刑部右侍郎,左待郎等职。世宗(嘉靖)时特升都察院右都御史,掌院事兼大理寺印。嘉十六年(1537)任刑部尚书(通议大夫),期间,遭弹劾纳贿,后由史部调查予以澄清,属诬陷。嘉十八年(1539)闰七月花甲之龄时进阶资政大夫(大司寇),另年(1540)因曾与有点过节的郭勋复职,期雍因“风霾”异事,劝帝罢勉大臣,他自己亦恳求让贤休致,告老返乡。当时作出此决定辞官的只有期雍一人,时论伟之。归家颐养十年后于嘉三十年(1551)四月十三日逝世,葬家乡黄土湾。 


       周期雍出身于一个家贫的农民家,且自己又是一个廉洁的穷官,虽在正史记载不多,但民间野史还留传着他很多有趣的故事,现小编的我收集整理几篇这位足以让家乡称“官塅”的传奇故事,以慰读者好奇真相之需。


(一)

做客外婆家放牛讨生活

遭舅母嘲讽得名鳞狸甲



      有去过修水县溪口镇陈坊村泉塘大屋里的人,你就会发现在这大屋后有座形似伏地猛虎的山,细细观察哪虎头、虎身及虎的四脚生得惟妙惟肖,生灵活现的。大屋门前有一口池塘,距池塘百来步处有一眼泉井水清澈见底,终年汩汩地流淌外溢着。大门前竖立着一块二米多高的青山柱,柱子上方开挖一个圆形的孔,这就是明朝刑部尚书周期雍的外祖父家,这石就是为在朝为官的外甥儿探亲系马所用的。



      期雍外祖父姓刘,名团峰,生有四子,刘家虽不是大财主,但家境比一般人家要富得多。小时候周期雍因家里贫穷,经常赖住在外祖父家。尽管是刘家的亲外甥,但周期雍因辈份低,有点嫌贫爱富的外祖父只安排在他家祖屋堂前的神厨下睡。在炎热的夏天,到处蚊子乱飞,神橱下的蚊子更是一群群的飞来飞去,但就是不去叮咬睡在神橱里的他,有好心的邻居总是为期雍担心,这小小年龄怎经得住些蚊子的叮咬?便过来问他:你怎么忍受得这么多蚊子的叮咬?人小志气大的周期雍总是若无其事地回答说:蚊子不来咬我的,他只是在身边唱着歌为我做伴。人们听后不禁愕然“这就神了”,难道这孩子有什么神灵护着他不成?


      在外婆家客居的周期雍年纪虽小但身体倒是健壮,看到期雍在家总是无所事事,刻薄的三母舅宗定家有一头大水牛无人照管,便让期雍为他放牛,也别让他在家白吃白喝的过日子。在外婆家的泉塘后面就有一个大草坪,每天期雍把牛放在草坪中央,大热天的他总是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一条短裤,把牛绳系在脚趾上仰面倒在草坪上睡觉,牛安然地在吃草,而期雍却在做他的春秋美梦。据传说,期雍睡在哪里,天上就有一朵乌云为他遮度太阳,那此牛虻和大麻蝇总是离他很远,从不近他的身傍。看到期雍放牛天天在哪睡大觉,幽默的三舅母看到期雍又懒又身上皮肤粗糙呈鱼鳞斑,别给他起了一个外号“鳞狸甲”。期雍看到舅舅一家不喜欢他长住在哪里,便一气之下离开了外婆家,一走了之回到家里来了。正应验:“外甥不是儿,是亲也分亲”。


(二)

遭遇天灾母子乞讨

见夫开口快婿乘龙



      周期雍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祖父季昌,祖母李氏至父亲彦中,母亲刘氏都是勤劳之人,凭着勤俭持家,艰苦度日的良好家风,渐渐家稍有余盈,开明的父亲省吃俭用把期雍送到当地的私塾念书,善良的父母深知只有让儿子多读书才有光宗耀祖的出头日。随着家庭人口的增多,本就拮据的家庭只能让期雍读读停停的。好在期雍聪明好学,只要是先生教过的他都能过目不忘。先生也爱惜他是块读书的好料,总是特殊对待他,甚至减勉他的学费,但在期雍13岁那年,因上半年遭遇水灾,下半年又逢大旱,种下庄稼颗粒无收,家里吃饭也揭不开锅。这年终期雍硬是离开了学校,随着母亲刘氏外出讨饭去了。


      有一天,母子俩讨饭来到今新湾乡的柴塅村包源口的一户车姓财主家,刚踏进院子,一条大黑狗汪汪的叫着朝他俩扑来,好在母亲刘氏手上有棍子,黑狗不敢近身,躲在母亲身在的周期雍吓得瑟瑟发抖,无路可逃。母亲拚命地用棍子挡着恶狗,用身体护着儿子,僵持不下,此时的期雍见院子东面有一株大枣树,树上结满着枣子,聪明的期雍急中生智跑到枣树下,纵身一跃跳上了大枣树,站在一树杈里喘息着。惊魂未定的母亲见儿子脱离了危险,忙大声呼叫着屋里有人没?这一呼不打紧,从左侧厢房中跑出一妙龄少女,冲着屋内喊:爹爹,快来看啊!我家枣树上盘着一条好大的蛇在哪里。车财主听后一惊,忙三步并二步跑出房门,举头一看,枣树上果然站了一个豆蔻少年,狗还在树下狂吠,车财主见状忙将黑狗喝住赶走,上前把周期雍扶住下来。此时,车财主发呆似的站在那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女儿,半响说不出话来。看官不知,原来姑娘是财主的千金,瓜子脸,樱桃口,柳叶眉,皮肤洁白,眼睛水灵的,虽没有西施之美,貂蝉之秀,倒也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只可惜头上没有那一片乌云似的秀发,是个“癞痢头”今年刚好十三岁。生下来就不会哭闹,长至三、四岁仍不会说话,实实在在的是个哑巴。今日突然喊起爹爹来,还说了几句清清楚楚的话来,这能让车财主不发呆惊讶吗?回过神来后,他想起了女儿出生时算命先生送见生时说的几句话:“这姑娘生得一张好八字,先是哑巴,但日后会遇到乌龙缠树,见夫才开口的”。眼前的事,不是印证了算命先生说的话吗?想到此,刘财主忙把注意力集中到这对母子身上来。他把小青年过细一打量,发现他虽然身穿一件破旧青布衣,但五官端正,相貌堂堂的,眉宇间似乎有一股英气在暗涌着。表面上是一个讨饭的,但骨子里却不像是一个平常之人。当下,车财主将期雍母子请进了屋,吩咐家人搬凳赐座,并与母子俩交谈寻问起身世来。刘氏如实把家及儿子的生庚时晨情况尽数告知车财主,听到刘氏这么一说,车财主内心便有了想法,此小青年正是女儿今后的丈夫。为了慎重起见,他把管家叫来如此这般交待一番,一面又热情挽留期雍母子留下来吃中饭。

午饭后。管家从外面回来,附在车财主耳边详细告知刚从算命先生那里合八字问来的情况,车财主听后眉笑眼开,打心眼的高兴起来,忙更热情地款待期雍母子俩。原来车财主委派管家去算命先生家把这小青年的生庚报与他算上一算,并把女儿的八字也带去合上一合。那算命先生接到管家的生庚掐指一算,眉飞色舞地对管家说:“这后生了得,是个文曲星,今后前途无量,与小姐八字正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的好姻缘”。

心中有了底的车财主开诚布公地向刘氏说明情况,并敝开心扉地说:“我有意将小女许配给周公子,不知夫人意下如何?”,这下可难倒刘氏了,这突如其来的喜事让她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沉思片刻,刘氏也诚心地告诉车财主说:“我家很穷,今年又遇上天灾,本来孩子正在读书的,为了活命只好带上孩子出来乞讨。今天遇到您这样积德行善的好人家,如此招待我母子俩,已是莫大的恩情,怎敢再奢望娶您家千金为媳呢?”,车财主见刘氏如此一说,更是坚定了决心,并让管家出来对刘氏说:“这是缘分,天大的好事,我家主人平时待人和蔼可亲,讲义气重亲情,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我看这婚事就这样定了吧!我愿为他俩为媒的”。刘氏看到车财主真心实意地想把女儿许配给儿子,心里也有几分高兴,只是自己一个女人家不能完全作主,得回家与长辈商量,车财主见刘氏以默认了,忙回答说:“这事应该告知长辈,我让管家陪你一起回家,小姑爷就在我这里住,我去请裁缝师傅过来给他做几件衣服”。从柴塅到湾台只有半天路程,管家陪着刘氏风尘仆仆一路急急赶路,约下午丑时就到了家,刘氏与家人一合计,这等好事怎不会同意呢?况且管家亲口承诺期雍又不是去车家招亲,是车小姐嫁到周家来做媳妇,今后期雍读书开支一并由车家出,一减轻了周家的负担,二不误期雍读书求取功名,真的是两全其美之事。周车结好就这样定下来了。期雍与车小姐成婚日,车财主置办了全副嫁妆,隆重地为他们举行了婚礼,当期雍入洞房挑开新娘遮羞头巾时,新娘一头秀发随风飘逸,原来的“癞痢头”不见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新娘更是有沉鱼落雁之色,羞花闭月之容,自此夫妻俩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的,周期雍更加勤奋读书,终于在(1508)年考中进士,后青云直上入朝为官那是后话,一段乞讨而演变为相亲的佳话在乡间津津有味地传颂着,这真是:“良缘由凤缔,佳偶自天成”。


(三)

为续学业卖祖屋筹款

恋物铭志挥泪写诗文



      周期雍十三岁那年因遭遇天灾随母出外乞讨,在车财主家得福相亲,在岳父的资助下才正式进入学堂读书。自十六岁与车氏完婚后,十七岁便生下了儿子,身为人子、人夫、人父的周期雍放下夫妻恩爱生活的牵念,一心扑在攻诗习文上,这一读,屈指算来就是整整七年。此时的周期雍正是弱冠之年,由于人丁的增加,家中财力渐渐出现困难,虽有岳父资助,但时日一久,便慢慢难以维持了,再去向岳父开口借用又难放下自已的面子,在这不得己的情况下,家里决定把两间祖屋卖掉,供期雍继续读书。在为了完成学业的情况下,对于卖房筹钱期雍心中很不是滋味,但又没有更好的好办法,只得忍痛“卖祖屋”,当把房契交与买主时,有着复杂心情的周期雍含泪挥笔下一前首卖房诗:“二十年来志未伸,吾庐一旦属西邻。可怜今夜权易主,不觉明朝又作宾。燕雀留人空有意,犬猫随我不嫌贫,叮咛嘱咐门前柳,青眼还看旧主人。”可见周期雍留恋旧居易主那种忍痛割爱的复杂心情。但他暗中思量着,大丈夫能屈能伸,房子卖了,今后可以再买回来,于是决意潜心苦读,为早日求取功名而拚搏,他年出头之日,便是光宗耀祖之时。这正是:“十载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未完待续)


审核: 何逸凡 | 编辑: 龚玲 | 作者:陈奠华


【城记】喋血太平岭

【城记】修水上空彩虹与晚霞齐飞!简直美哭了

【城记】修水李闯坪的故事

【城记】修水山口的一汪清渠


【城记】

| 发现修水身边的美 |

| 欢迎更多作者投稿 |

| 投稿微信:fflmcn |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