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城记】修水西港镇康家源 《柳溪草舍记》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本站原创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城记】修水西港镇康家源 《柳溪草舍记》

转载 何逸凡2019/09/04 16:20:00 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修水同城网 912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柳溪草舍记

文/陈奠华


柳溪草舍周郎梦

官塅残垣俊杰魂


在离我家不足二里的地方,有一栋叫(花屋里)的大屋,小时候,曾是我读书的地方。现在是屋瓦无存,能看到的只是当年的屋檐台阶及石门槛了,由于在哪里从一年级读到五年级,对哪里印象深刻,脑海总有他的模糊轮廓浮现。



先说它为什么称‘柳溪草舍’,应该说它是座落在两岸长满杨柳的丨小溪边上。从含义来说,人各有所爱,有人爱松树,因为它四季常青。也有人爱梅花,因为它傲雪独秀。但主人把他的屋舍取名为“柳溪草舍”,让人能看他钟情于柳树,尽管人们都认为柳树弱不禁风,但它能展示自身的柔美且生命力强盛,有句名言说:要像杨柳一样,插到那里都能活。从这句话中可看出这屋主人寓意深远及独善其身的个性。


‘柳溪草舍’座落在赣西北的修水县西港镇康家源,始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土木结构,占地面积二千余平方米,是一栋集传统建筑和西洋风格的宅院。其特点是外围土墙,内面全是木料结构,再一大不同传统建筑的风格是窗户特大,全是四开玻璃窗户,门锁是当时最先进的“牛头锁”,地面铺垫木地板,有着明显的西洋风格。是周姓的聚居地,原址老屋毁于火灾,后由黄埔四期毕业在国民革命军三十九军任副师长的周俊夫出资重建。



说起周俊夫,又名寿泰,生于光绪二十三年丁酉岁(1897)九月初二,宣统三年辛亥岁(1911)考入修水县散原中学,民国十五年丙寅岁(1926)考入广东黄埔中央军事学校,与新中国元帅林彪同是黄埔四期的学员(县志有记载)。毕业后,在国民革命军中历任连、营、团、旅等职。后随冯玉祥转战河南,参加剿灭军阀吳佩孚的战争,由于作战英勇,有很强的军事指挥才能,升任到第三十九军任副师长之职。后一直在河南驻防与日寇作战,由于战争艰苦,终因积劳成疾于民国三十年辛巳岁(1941)六月病逝于河南洛阳医院,终年45岁。抗战胜利后,由他手下当连长的堂弟周庆何护送遗骸回家安葬。周俊夫英年早逝,让康家源周氏失去了一个娇子,也是我们国家失去了一位有着热血青春的抗日将官,他就读黄埔军校时受共产主义影响,忧国忧民,思想进步,一九二八年土地革命时期,身在河南军营的他,修书给当家的同胞四弟傲夷说:“现国家时局将会发生变化,官僚买办将不再在中国盛行,人人将会平等、自由。家中土地及田租不必过于苛刻,尽量少收,对一些特别贫困的佃户给予一些资助。一块银元一亩的土地你千万不要买,若一银元一斤的猪肉家人喜欢你尽管买来吃”。从这短短的话中可看到他脑海里被新的思想,新的共产主义信仰占领着。

‘柳溪草舍’坐北朝南,背靠一座叫月亮形的山丘,一进三幢,前幢叫七间过,二幢与三幢是按上五下五,双厅双巷布局,内共有九井十八巷。整个屋子向山聚合于前门的八字牌坊,牌坊顶上有旗帜飘扬,旗帜下有一大圆钟图案,图案下书写有‘柳溪草舍’四个刚劲有力的正楷大字,两边描绘着‘八仙过海’的画幅,牌坊上写有“立马官溪开草舍,投鞭黄埔拥朝云”的门联,一看就知道这是豪富者的门庭,显贵者的院落。


从牌坊进人,穿过一个场院,拾级而上走进前幢,只见一字排列着七间房屋(当时叫七间过),是当年屋主人接待用的客房,石大门上雕刻一个吞海精,张开大口把挡在屋前面的大山吞下肚子,用传统神话化解屋外的穷山恶水,让整个宅院前景开阔,风生水起。


进入二幢,外墙用石灰粉刷装饰成条石垒砌墙,美观大方。跨进大门,上五下五布局的庭院展现在眼前,主大天井里用长方形青石板铺垫,上下檐梁上雕有矮子肩挑,鲤鱼打挺等木雕。正堂横樑上书写有“篆、隶、楷、草,风、彩、雨、雪”八个字。前堂柱子上分别书写有“一等人忠臣孝子,二件事读书耕田”和“凡事三思终有益,让人一着不为愚”的告诫联。后堂柱子上书有“青松翠柳随春在;冬雪寒梅伴岁星。”的对联,中厅侧主人卧室里有一副铭志联“横扫千军敌,读破万卷书”。从此联中可以洞察出戎马人生的周俊夫文武兼备的远大志向和抱负。只可惜,戎马倥偬的周俊夫在千里之外的河南军营,身后无嗣,只收养一个名叫‘省秀’的女儿,后嫁远方与祖籍失去联系。



周俊夫为什么舍重资修建‘柳溪草舍’又在修建前后发生了什么故事?让小编慢慢与你道来,前面说过周後夫是一个副师级的军官,统领着几千兵马,哪时民国政府成立不久,连年军阀混战,国家正值多事之秋,身为副师长的他也多少发了一些国难财,加之家中祖辈就有些产业,在当地是首富之家,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家庭鼎盛时正值军阀混战,地方土匪猖獗,因周家是当地富户,哪些土匪把周家盯上了,时时派人上门骚扰抢夺财物。并暗中做工作让不务正业的周家长荣、长华、长富、长贵四兄弟加入该组织。为保家园,为正家风,周家长者把这情况报告当时的国民政府,政府曾派兵来剿匪,这下可好了,完全激怒了这班人,便遭到了毁灭性的报复。有一个晚上,参加了土匪的周氏(荣华富贵)四兄弟把家中财物悄悄搬离住处,并将事先准备的一个硫磺硝包,上插一根香火,放置在屋后的毛柴堆上,待香火燃到硫磺硝包内时,硝包点燃引起大火将一栋老屋完全烧毁。为了撑门面,闻讯后的周俊夫差人运回一马车银元,并请洋人绘制图纸,按西方风格建筑,有了钱,什么都好办,请工匠,购材料,经过紧张的施工,不到一年,主体工程基本上完成了。经过两年多的装修,这栋外不见木,内不见墙,描檐绣壁的新二层瓦屋正式落成投入使用,由于外观艳丽,人们给他取了一个叫“花屋里”的爱称。也成了康家源周氏对外显摆的资本。



再说这康家源是周姓的聚居地,但又怎叫康家源呢?原来这里原住的是康姓的居民,传说不知哪朝哪代出过一个尚书的官,康家源就这样叫出名延续至今。当年周家鼎盛时,曾想把这地名改过来叫柳溪源,并在这康家源上下一里地设卡通告过住行人,说今后这里不叫康家源,改名叫柳溪源,并给过往行人每人一块银元打赏,但一定要说这里叫柳溪源,今后不得再说康家源了,尽管钱能通神,作用非凡,但这康家源还是普遍被人这样叫着,终没有改变过来,这说明钱并不是万能的,只有尊重历史才是大道理。

在此屋建筑时,曾传说过有过一个这样的故事,话说周家财大气粗,对建筑非常讲究,门窗都是西式大窗,走檐过巷足有一丈多宽,在当时这样的布局是史无前例的。有一天,一个木匠徒弟见做这么宽的过巷,在锯木料时不意说出一句不吉利的话‘走廊过巷这么宽,预备今后好过丧(丧即是死人)’,这句不该说的话不意传到主家的耳朵里,周家管家听到后大为恼火,并说要这伙木匠赔料重做。这下可惹麻烦了,作为一个手艺人,哪有这么多钱来赔偿,于是,掌管木匠的师傅站出来打圆场,他并不责备徒弟说错了话,反倒借徒弟的前二句话续上说“千年死一个,万年才一双”,周家管家听到后,一脸恼怒烟消云散,并一个劲地向木匠师傅行礼说“借师傅吉言,谢谢!谢谢!”,晚上特设酒席款待这班木匠们。也许是这话说得太随意,也许这小师傅确实口毒,这屋后来确不怎么发旺,管家也无嗣续后,只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外地,自此,这屋风光不再。


这屋的建成对出资者个人没有得到什么享受,但他对这康家源带来一定作用,大革命时期,曾被苏维埃红军作为临时集结地。新中国成立后,成了康坪高级合作社的办公地点,康坪小学的读书教室。第一届上湖乡人民代表大会也在这里召开。再后来的康坪大队部,合作医疗室,碾米加工厂都设在这里,成了康家源的文化、政治中心。上世纪七十年代未,村部和小学搬迁到新舍后才被闲置着,成了周姓的生活居住用房。前幢七间过在一九五四年特大洪水中倒塌,后两幢在近几年被拆除,成了一片空旷地,现正有一家在遗址上建设一栋三层砖混结构的楼房。柳溪草舍随着时代进步消失,只留下记忆让人怀念。这正是:斯人已逝,屋宇无踪。

有诗为证:
多情最是溪前柳
遗魄难消草舍魂


作者简介:

陈奠华:男,汉族、1961年生,工商个体户,江西修水县西港人。初中辍学,闲时喜欢写作,曾在今日头条、天天快报、九江日报、修水报及全国各文学平发台发表散文、诗歌、小说、新闻报道等200余篇。修水县作协会员、山谷诗社社员,溪流文学社社员,修水红色研究会会员。


审核: 何逸凡 | 编辑: 小游 | 作者:陈奠华


【城记】微旅游好

【城记】田鸡婆与篁竹潭的传说

【城记】深夜追赃记

【城记】探密湘西


【城记】

| 发现修水身边的美 |

| 欢迎更多作者投稿 |

| 投稿微信:fflmcn |



▾ 戳“阅读原文”1~5折 秒杀 修水吃喝玩乐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